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出版观察 >

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成立60周年,花甲之年有何风采?

2018-09-04 09:11 作者:xyf 浏览

今年是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成立60周年,新中国的古籍整理出版事业在这60年里发展壮大。60年来,古籍整理出版事业给世人留下了什么?老一辈古籍整理出版人身上有哪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近日在云南昆明召开了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成立60周年座谈会,版话儿的记者就会上嘉宾们的精彩内容进行梳理,试图解答上述这些问题,希冀能对出版同仁有所启示。

 

古籍小组成立60周年座谈会现场。

 

8月28日,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以下简称古籍小组)成立60周年座谈会在云南昆明召开。来自中国出版协会古籍出版工作委员会成员单位的百余位出版人与学界代表汇聚一堂,共祝这一花甲之喜。

 

1958年2月,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成立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古籍小组的成立,标志着新中国古籍整理出版事业有了专门机构和统一部署,也标志着新中国古籍整理出版事业全面起步。

 

60年来,在古籍小组的统一部署、整体规划下,我国古籍整理出版事业取得了显著成就。据统计,新中国成立以来出版的3.6万种古籍整理图书中,有近90%的古籍图书是改革开放40年来出版的。近些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古籍图书出版质量与数量大幅提升,每年出版的古籍整理图书有近1800种,其中学术类古籍图书800种左右,普及类古籍图书1000种左右。

 

成就的取得,无疑映射出60年来古籍小组在推动我国古籍整理出版事业方面发挥的巨大作用。其中的故事,更成为今天的美谈。

 

催生高校首个古典文献专业

 

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北京大学教授杨忠认为,古籍小组的成立,之所以是新中国古籍整理研究事业起步的最重要标志,就在于体现了两个方面。

 

一方面是,古籍小组的成立,表明我国古籍整理工作第一次在国家层面成为自觉行为,而不再像过去那样——学者散漫无序的个人行动。也表明我国古籍出版工作有了专门领导机构,有了具体的规划,有了努力奋斗的目标。另一方面是,古籍小组催生了中国高校第一个古典文献专业——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的设立。

 

分析当时背景,杨忠认为,1958年有了古籍小组,有了出版规划,国家古籍整理人才欠缺问题也随之而来。1959年,在郭沫若、翦伯赞、魏建功、吴晗、邓拓、金灿然等老一辈学者的支持下,北京大学中文系设立古典文献专业,从长远看保障了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人才得以储备。

 

然而,这个高校首个古典文献专业的成长却起起伏伏。杨忠介绍说,10年“文革”使古籍小组的工作、“二十四史”的点校工作和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人才培养工作都处于停顿状态。虽然在1972年中央指示北京大学恢复古典文献专业招生,但是1978年教育部在武汉召开全国高校文科工作会议上,有关行政主管部门认为古典文献专业的专业面窄,社会需求量小,与现实联系不够紧密,因而把北大古典文献专业取消。

 

北大古典文献专业得以恢复招生,得益于1981年9月1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理我国古籍的指示》,它使久已停止工作的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恢复了工作,使已经停止招生的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恢复了招生,还使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得以建立。

 

“历史证明,古籍小组和北大古典文献专业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犹如鸟之有双翼、车之有两轮,共同推动我国古籍整理出版和古籍整理的学术研究以及人才培养工作。”杨忠说。

 

造就出古籍出版品牌社

 

资料显示,1958年2月,古籍小组成立时,指定中华书局作为古籍小组的办事机构。1958年至2009年,古籍办设在中华书局整整50年。

 

中华书局总经理徐俊认为,“在中华书局106年的历史中,真正作为一个古籍整理出版社是1958年古籍小组成立,中华书局作为古籍小组办事机构(古籍办)开始。”

 

历史机遇下确定的古籍小组和古籍办的“血缘关系”,在徐俊看来,古籍小组的60年,是中华书局形成古籍出版品牌的最重要因素。据《中华书局百年大事记》记录,古籍小组与古籍办业务往来很是频繁。比如,1982年3月17日至24日,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会议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此次会议上,古籍小组委托中华书局筹建专业化的古籍印刷厂。再比如,1982年5月21日,古籍小组向国务院建议影印汉文佛教大藏经,定名《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国务院领导很快批示同意。这一重大出版工程亦由中华书局承担,1997年106册全部出版,并于2004年出版《总目》1册。

 

60年间,中华书局出版的古籍整理出版图书,犹如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原常务副组长、《中国大百科全书》执行主编杨牧之所介绍,有《全唐诗》《全宋词》《全元散曲》《文苑英华》《艺